您是第 個訪客
     

資料室

社福焦點
大中華資訊
精選文章
公平貿易與我
表格下載
相關連結

社福焦點

 解構基層護理人員工作
 

明報網站JUMP2006年09月29日

解構基層護理人員工作

從事安老服務及復康工作的基層護理人員,把守茷e線護理的第一關。其中照護工作又有保健員、登記護士與訓練員等不同工種,由起居照顧﹕刷牙、洗面、如廁、穿衣,以至護理,如派藥、洗傷口、量血壓、抽血、插鼻胃喉,到訓練工作技能等,各有不同的權限、不同的職責。

面對日益增加的受助人口,長者及復康機構都紛紛招聘基層護理人員。有業內人士指出,護理是對人的工作,受助者又是年老或弱勢社群,為他們提供服務的基層護理人員,入行門檻雖不高,但其實除要有愛心、耐性和良好的態度外,大部分工種更必須修讀認可的訓練證書,才可在崗位中發揮專業所長。

安老服務 保健員最渴市

看到院友逐漸康復感滿ì

保健員的工作範圍廣泛,以在耆康會擔任保健員達十年的劉翠華為例,除基本護理工作如派藥、洗傷口、皮下注射之外,並要陪同院友覆診,監督照顧助理。若人手不ì,亦要兼顧照顧助理的工作,料理院友的個人衛生,如換片、洗澡及餵食等。雖然工作上有一定的厭惡性,但劉翠華卻樂在其中。「看到院友在我們的悉心照顧下,逐漸康復,當中的滿ì感及喜悅不言而喻。」

香港耆康老人福利會荃葵青區總監何潔芬坦言,無論在安老院舍,抑或在日間護理中心工作,保健員均需走多元化路線,一方面在前線照顧院友,亦要參與跨部門會議,跟進院友健康狀G,並負責部分行政工作,如懂得電腦應用及文書處理,無疑更為佔優。

不乏20來歲年輕人入職

何潔芬表示,保健員趨年輕化,不乏20來歲的年輕人入職,他們的英語水平較高,更能勝任派藥工作。但她強調,投身保健員行列,良好的態度至為重要。「他們有沒有心去從事安老服務﹖是否只希望找到一份相當穩定的工作﹖會否介意輪班甚至超時工作﹖工作技巧可通過培訓逐步提升,但態度好壞卻無法改變。」

安老服務 登記護士當管家

政府推動護士學位化,自從醫院管理局於1999年全面停止開辦登記護士及註冊護士課程後,導致入行人數銳減,當中以登記護士尤甚。

登記護士須運用更多護理知識

於安老院舍任職登記護士的Nick表示,登記護士與保健員同樣要負責前線護理工作,當中最大的分別,在於登記護士須運用更多護理知識,處理如抽血、插鼻胃喉及導尿管等較複雜的護理程序﹔根據院友的身體狀G,決定覆診及照顧事宜﹔並要教導保健員正確的護理流程。此外,登記護士亦須兼顧院舍的行政及管理工作,à色好比院舍的管家。

從事老人服務,須要有無比的耐性,以及良好的溝通技巧。「老人家其實有點像小孩子,會鬧情緒,不肯跟你講道理。就算他們犯錯,亦不能直斥其非,要運用說話技巧說服他們,才能與他們建立關係。」

在現行安老院舍的架構內,副院長等職位均須由註冊護士擔任,故登記護士如想再進一步,則要繼續進修,取得註冊護士資格,「對護理水平的提升亦有所裨益。」Nick說。

復康服務 訓練員發掘院友潛能

現職救世軍荔景院路德舍訓練員的Rikki,是一群患有中度至嚴重智障住院人士的訓練導師,她說﹕「中學時參與義工服務時已曾探訪智障人士宿舍,發覺他們待人真誠、無機心,開心就笑、不開心就哭,完全不用掩飾,與他們一起感到很舒暢。」

智障人士待人真誠無機心

對於大學主修社會科學的Rikki,要「委身」加入照顧者的行列,她的感覺卻是出奇地開心﹕「我在大二ê年已決定入行,與囡囡相處我完全沒有壓力,返工就像一起玩耍一樣,十分好玩。」她口中的囡囡,都喜歡稱她為楊姑娘或Rikki姑娘,感覺就像母女般非常親切,縱使她的真實年紀是宿舍之中最輕一個。當然,囡囡也會有發小姐脾氣、或身體不適而情緒失控的時候,訓練員便需要耐心找出原因和幫助他們宣泄不快。「有一次我腹痛難當,囡囡竟然反過來安慰我說﹕『唔痛唔痛,姑娘一陣去睇醫生啦﹗』當時也被她們的懂性感動到想哭出來。」

她說囡囡只要有1分進步,自己付出10分努力也是值得的。入行剛滿一年的她,正打算修讀有關社工的兼讀學位課程,希望他日可以成為一名註冊社工。

院友經訓練懂得織布

救世軍荔景/長康綜合復康服務高級主任朱淑賢指出,荔景院為智障人士提供住宿和日間社區展能服務,現時共有25名訓練員、7名保健員和兩名護士,照顧院友的年齡由15歲至73歲不等,共60名男性、40名女性。

「訓練員的職責是教導院友的自我照顧、生活技能如洗面、刷牙、如廁、穿衣﹔發掘他們的內在潛能、興趣﹔培養社交能力,以至工作技能等。不少經訓練的院友,能擔當場內如織布、或場外如清潔等工作。至於保健員則負責藥物處理、醫療護理、量血壓、洗傷口或帶院友出外應診、定期做牙齒、視力和身體檢查等。」

她說,自94年開院至今,約有一半基層前線員工已工作逾7年,訓練員及保健員多以合約形式受聘,1年合約制滿後可續約3年,目前該院訓練員仍有3名空缺。「從前輪候入住智障人士院舍的個案往往要排7至8年,現在社署實行統一評估機制,可為特別有住院需要的人士提早入院,但有關院舍依然供不應求,相對訓練員與保健員的需求亦成正比。」

建立了感情 發夢也惦掛院友

當了3年多保健員的Michelle,曾在安老和復康院舍工作,她稱兩邊都是對人的工作,均需要耐性、細心、觀察、評估,再施以適切的照護程序。「當初我選擇這個行業也備受家人反對,擔心智障人士會對我們做出暴力行為﹕什麼女的會遭強暴、男的會被人打。事實證明根本無這回事,當我們與院友建立起深厚感情時,放假甚至發夢也會惦掛茈L們。」

文、圖﹕葉永成、潘詩敏

耆康老人福利會荃葵青區總監何潔芬表示,保健員現在要走多元化路線,在前線護理院友同時,最好能兼顧文書工作。在耆康會擔任保健員已10年的劉翠華表示,看到院友身體狀G有明顯改善,滿ì感相當大。本港人口老化加劇,安老服務需求持續增加,尤其本港鬧「護士荒」,能擔當大部分登記護士職責的保健員,更為「渴市」。協助院友發掘各方面的潛能和興趣是訓練員的職責。圖為荔景院內製作紗織(Saori)工藝的訓練工場。識別卡為與院友溝通的一種輔助工具,訓練員Rikki(右)和保健員Michelle(左),展示印有各種早餐圖片的識別卡,以供他們揀選。

返 回

 
       
Copyright © 2006-2007 HONG KONG SOCIAL WELFARE EMPLOYEES ASSOCI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