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是第 個訪客
     

精選文章

 社工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阿標是廣州首批青少年事務專職社工之一。  
 
  □七年前被調劑到中大新開辦的社工專業時他一片茫然
  □三年前畢業時全班三十四個同學只有五人投身社工行業
  □現在他是廣州首批青少年事物專職社工,他說¨很有成就感”
 
  本期人物
  廖煥標
 
  他人長得精瘦,手臂上更是皮包骨頭,以至於在戒毒機構嘗試著開展社工工作的時候,堶悸漣椄r人員都紛紛把他當成了¨粉友”。
 
  ¨我這麼認為,不一定對。”這是他的口頭禪,每當說這句話的時候,他的目光總是溫和地看著對面的談話者,傳遞出謙和與自信的資訊。
 
  七年前,當阿標被調劑到中山大學新開辦的社會工作專業時,他和全班四十多個同學一樣:一頭霧水,一片茫然,不知所措。三年前畢業時,全班三十四個同學只有五人投身社工行業,這其中就包括做了父母一年思想工作的阿標。如今,阿標是海珠區啟創社工工作發展協會的會長,並且承擔了政府購買的青少年事務社工服務全國試點的¨青年地帶”項目,成了廣州首批青少年事務專職社工。
 
  七年間,有過困惑與苦惱、失敗與彷徨,有過探索與思考、機遇與挑戰,更多的是朝著自己心中目標前進的喜悅,是成長與收穫的快樂。阿標說,很多人覺得社工就是¨義工”,就是做好事,是¨萬金油”。¨但其實我們不是萬金油,也不想做萬金油。社工工作說起來簡單,做起來很難。”
 
  全班都是調劑生的新專業
 
  我學的是理科,2001年高考前兩個志願是中大的工商管理和會計專業,後來因為分數只有700多,就被調劑到了新開設的社會工作專業。說實話,剛進大學時對社會工作是什麼一無所知。上課的時候,老師問有誰是第一志願報社工專業進來的,結果全班沒一個人舉手。大家對社工的認知是一頭霧水,都覺得很迷茫,沒有什麼專業認同。
 
  後來有個香港的老師過來,叫羅觀翠,她原來是香港城市大學的教授、社會科學部的主任,在香港做了幾十年的社工。羅老師讓我們接觸了一批香港社工,感覺他們人很nice,交往起來很平等。沒有ê種說教的感覺,講話很啟發人,很鼓舞人心。他們說我們是內地首批的社工學生,是先鋒的à色,因此肩膀上有很多歷史的責任,這對我們是很大的觸動。當他們講到這一點的時候,我們才意識到自己的使命,和同學開始聊自己專業的話題,乃至主動上網查一些香港地區和國外社會工作的最新做法和理論。這才明白我們與國外、與香港地區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。
 
  溫差不能超過2℃的盒飯
 
  2003年春節,羅老師組織了香港的幾個社會福利結構,接待我們全班三十多個同學。原本我們是四十多人,但這中間已經有一部分轉到了別的系,或者作為交換生去香港讀書了。我們去了香港福利機構參觀,他們的全面性讓我們震驚,他們社工的專業態度也讓我們震驚。有個活動是和專業社工一起去拜訪獨居老人,給他們送飯,幫他們翻身。我看到他們一共準備了四十多個盒飯,其中有一個飯盒到最後也沒送出去,拿了回來。我覺得很奇怪,問他們為什麼不送出去,是不是留給工作人員吃的。香港的社工笑著告訴我不是。他們打開ê個飯盒,堶惘酗@支溫度計,顯示的溫度他們要記錄下來。原來,他們在送飯之前就把溫度計放進去了,這個飯盒是他們的一個樣品。香港特區所有做送飯服務的社工組織都一樣要做這樣的樣品,飯帶走的時候溫度是多少要做記錄,送完回來的時候也要做記錄,這兩個溫度相差不能超過兩攝氏度,以證明保溫瓶的保溫效果和送飯的時間在規定的範圍內。還要做指標的評估,也要接受公證。
 
  這樣嚴謹的制度讓我們特別震驚,連送一份小小的盒飯都如此認真,我當時覺得能吃到這樣的盒飯的老人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溫暖。這時,我自己對社會工作才徹底有了專業認同。
 
  每個社工專業學生要進行800小時的專業實習,還要有專業的社工進行督導,這是和國際接軌的。我先後到過兩個地方,在上海市兒童福利院,服務物件主要是孤兒和智障殘疾兒童,也會到一些社區,對一些希望收養孩子的家庭進行評估,看他們是否符合家庭寄養的條件。當時上海的社區已經有一些社工工作的零散元素,政府推動的力度很大,我們需要做的就是依靠這些元素,設計出固定可行的社工模式。實習給我的感覺是大家都很需要社工,但都沒有現成的發展模式可以應用,我們需要做的工作就是完善這樣的發展模式,這讓我很有成就感,因為當時畢竟還只是一個學生,人家就把我們當作專家一樣,放手讓我們去做。
 
  ¨冬眠”迎接社會服務的春天?
 
  畢業的時候面臨抉擇,到底要做什麼工作。當時我考慮了很久,也徵求了很多老師、香港的朋友的意見。當時我自己有個信念,覺得社會公共服務改革的¨春天”會在2010年或者2012年到來。從我畢業到這個時候中間有五年的時間,是該¨冬眠”,還是該主動做些什麼事情,熬過這個¨冬天”,當時比較困惑。老師們經常在鼓勵我們,社工¨先驅”們一定是很苦很累,也絕對不會¨發達”的,我也知道投身一片空白的廣州社工服務行業,五年內絕對會是一個艱難的過程。
 
  在廣州白雲戒毒中心的實習讓我選擇了戒毒服務作為突破口。這與我的成長背景有關。我在深圳長大,讀的學校¨很爛”。上世紀90年代初,ê時在我的周圍比較多濫用藥物的人,學校校園暴力也比較嚴重,比如打架、吸毒,我的朋友還有很多坐牢了。我住的地方也是貧民比較集中的地方,殘疾人、站街女還有一些乞丐、小販都很多,這些人讓我很感慨,我覺得我們需要做一些事情讓這些人群有一些提升。
 
  在戒毒所實習時,我的很多服務物件都會和我分享他們的內心世界,讓我覺得自己得到了成長。有個服務物件戒了二十多年都戒不掉。被家堣H逼迫來戒毒中心,根本不想戒,還拿著玻璃放在脖子上要自殺。我就去嘗試著跟他聊,沒想到他跟我說了很多故事,由於他自己注射海洛因時間太長了,手臂和小腿的血管都硬化了,膝蓋以下全部是黑色的,根本注射不進去。他後來只能在腹股溝或者頸部注射。他告訴我,有一次自己打頸部的時候不小心,紮到了頸動脈,結果血一下子就像噴泉一樣噴出來,直接沖到了天花板上,當時送到醫院搶救了8個小時,才¨從死神門口走回來”。後來,和這些吸毒人員接觸的時間長了,再加上我自己長得也比較乾瘦,也很像是吸過毒的。很多朋友見了我就喜歡開玩笑地問:¨你什麼時候出來的?”
 
  在工作的時候我不喜歡穿白大褂,因為希望與服務物件心理的距離更近些,他們向我講述的故事總是讓我有很多的想法,觸動很大。因此我希望畢業後接著在ê堣u作,為此還做了父母一年的思想工作。他們希望我去做公務員,能有穩定的環境。做社工幫人的工作只能是業餘做,不能當作主業。但我始終很堅持,跟他們講了我的一些思考,他們也慢慢地同意了我的選擇。
 
  當時我們班的34個同學,只有五個做社工。其他29個人全部都轉行了,成了企業職員、公務員或者媒體、銷售人員。ê個時候社工對口的就業比較困難,還沒有專業社工機構的需求,或者待遇太低,只有1000多元,只是作為輔助人員,並不是正式職位,社會認同度很低。很多人覺得社工似乎就是¨義工”,就是做好事。招人的崗位基本上都把我們當成是打雜的,是¨萬金油”,但其實我們不是萬金油,也不想做萬金油,所以大多數人只能轉行。
 
  對專業的認同支撐我做下去
 
  讀書的時候羅老師就對我們說,做社工是永遠不會發達,不會發財的,畢業時我們才知道是真的不會¨發達”,但不會發達不要緊,自己對專業的認同可以支撐著我們做下去,但我們也要吃飯,社會認可度低,其實對這個行業的打擊是比較大的。
 
  在戒毒中心正式工作時,印象最深的有兩件事:一個吸毒的病人經常散佈一些倒賣毒品的消息,影響別的戒毒者的正常治療,ê個時候我就經常和他接觸,告訴他不要妨礙別人進行治療,他對我有些懷恨在心。一天晚上是戒毒中心組織的遊園晚會,ê個吸毒病人用了一張假造的一等獎的兌獎券,讓我把一等獎的獎品給他。被我拒絕後他伸手就給了我一巴掌,然後還反咬一口地大喊:¨醫生幹什麼打人!”我當時很氣憤,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這麼大的投入還會遭到這樣的回報。但當時很多病人都沖上來把搗亂的ê個人拉開,還不停地安慰我說:¨廖醫生你沒事吧。”短短的幾秒鐘,我從震驚、氣憤迅即轉為莫大的感動。我真實地感受到了做這一行是多麼不容易。但我也明白了,從事社會工作,不是你所做的工作會得到所有人的認同。
 
  讓受傷的孩子順利¨回歸社會”
 
  第二件事是一個喝聯ü止咳露的青少年阿斌,他年齡很小,當時才十六七歲,還經常使用K粉。他喝聯ü止咳露的量開始一瓶兩瓶,後來差不多要喝一公升。不喝的時候就很¨抓狂”。特別喜歡聽刮劃玻璃的刺激性的聲音。甚至覺得拿著刀去砍人¨很威”。父母把他關在一間空房子堙A他居然把拖鞋上的小鐵片拆下來磨鋒利,放在動脈上威脅父母。
 
  ê天我們一直聊了一個多小時,我也推遲下班了。隨後又和他讀名牌大學的姐姐、妹妹深入進行了溝通,知道了父母經常拿他與姐姐、妹妹對比,這對他的傷害比較深。從這方面著手,阿斌的心思慢慢地被我打開了。後來還帶他去美術館做志願者,發揮了他的特長。這個孩子出院後,我去向他的父母瞭解,他果然沒有再吸毒。
 
  阿斌讓我認識到,青少年問題很大原因是他的家庭問題,家庭結構上的變化,才是我們從事服務的最有效的介入點。與專業的心理醫生相比,社工的重點是關注他們回歸社會的環節,這比治療更重要。
 
  試水首批青少年社工服務站
 
  我發現廣州社工成長的土壤還是很好的,市民基礎很好,對社會服務的需求量很大,NGO的組織也比較發達,又鄰近香港,資源平臺很好,想做些開創性的工作。於是我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就成立了啟創社會工作發展協會,我自己擔任會長。
 
  去年9月,團市委調研瞭解海珠區的青少年有哪些方面的服務需求。當時我們就提出了¨政府購買NGO(非政府組織)的公共服務”的框架,用招標的形式,政府監管服務效果是否達標。
 
  今年,在對青少年家庭調研的基礎上,我們在海珠區海幢街、í崗街、華洲街同時建立了三個¨青年地帶”青少年事務社工服務站,也成了全國的試點,開始個案服務。三個站各有側重,海幢街主要是做失業、待業和行為偏差青少年的工作,預防他們違法犯罪;í崗街的社工目前是駐紮在í崗中學和綠翠中學,為學生提供心理疏導和職業規劃的服務;華洲街是圍繞初中畢業的閒散青少年做工作,特別是給¨二世祖”做工作。比如我接觸的閒散青年不願意就業的,其實很多並不是沒崗位給他們,而是他們在人際關係把握方面有欠缺。有的人連進門要敲門都不懂,有的不會和同事打招呼,不能融入集體。我就幫助他們在這些細節方面進行調整,幫助他們去試工,走上新路。
 
  我覺得目前廣州的NGO組織需要一個良好制度環境,這樣才能發揮他們的特長,才能成長起來,在這個基礎上,再有一些政策性的引導,就可以縮小與香港的差距。目前社工專業的從業人員還太少,畢業生也比較少,專業指導機構幾乎沒有。據我所知,目前想做社會福利事業的市民是很多的,希望讓民間社工組織凝聚更多有興趣的人參與社會福利事業。
 
資料來源:廣州視窗 2008年4月14日
 
 
       
Copyright © 2006-2007 HONG KONG SOCIAL WELFARE EMPLOYEES ASSOCI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